凤绝天下小说-凤绝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来源:2020-06-28 20:05:13

凤绝天下第七章 丝柔酒不热

“大师那日为我家小公子看八字所知与我家姨娘八字相冲,现下姨娘不肯相信正与我家夫人在屋内对峙。”远山将屋内发生的情况告诉始莲和尚。“如今我家夫人还望大师可以帮忙作证,那日夫人给大师的小公子八字虽是公子阳历八字,但夫人也是情势所迫,并没有欺骗大师的意思。”

“阿弥陀佛,施主的意思是夫人用小公子的阳历八字给老衲相看所以才会导致与许落澹施主的八字相冲?”始莲和尚听了远山的话十分震惊又有些生气,这样做分明是连他也欺骗了。

“大师息怒,夫人也是有苦衷的。自夫人生产以来,许姨娘便一再加害。如今又让人将天花之症传染给了小公子,若不是许姨娘一再步步紧逼,夫人也不会出此下策的。”远山说着落下泪来。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公子之事老衲深感惋惜,但是夫人这么做是在欺骗丞相大人,恕老衲无能为力。”始莲和尚心里虽然觉得许姨娘做的事情伤天害理,但他是出家之人,也不能帮路清苑说谎。

“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师是得道高僧,这样的道理不会不明白的,更何况这也不算是欺骗,小公子的生辰阳历的也没有错。若此次夫人被许姨娘扳倒,那小公子的性命就堪忧了,还请大师慈悲为怀,帮帮夫人,帮帮小公子吧。”远山知道始莲和尚不会答应他们帮忙说谎,只能不停恳求。

始莲大师听了这话只是摇了摇头,抬步进了屋内,只见此时许落澹已经站起身来,咄咄逼人的站在路清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路清苑。

“夫人还有什么话好说,今日郎君也在这里,咱们就把话说明白了!”许落澹一把抓住路清苑的手,恶狠狠的盯着路清苑,她今天想要用她的把柄对付她,她决不能让她得逞。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始莲和尚看到这一幕,心里更加确定了刚才远山说的事实,看来在这丞相府中,这个许姨娘确实有些嚣张跋扈了。

“始莲大师,怎么敢劳您大驾,您要是要来只要通报一声,我立刻派人去接您阿。”一旁被妻妾吵得头疼的贺明甫看到始莲和尚赶忙站起身迎接。

“贫僧正好路过此地便想着进来看看丞相大人,不曾想竟然听到许施主正在质疑贫僧当日对丞相大人的提醒。”始莲和尚说着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许落澹。

“大师你误会了,妾身没有那个意思……”听到始莲和尚这么说,许落澹急忙转身想要解释,却被贺明甫一个眼神打断,她忙又跪下泪眼婆娑。

“施主的意思贫僧明白,只是贫僧自问从未打诳语,也并不曾与夫人相识,更没有帮助夫人的必要。”始莲和尚双手合十,看似淡淡的说出的话却让许落澹听了心惊不已。

“大师误会了,我们怎么敢质疑大师的话,贱妾无知,让大师见笑了。”贺明甫听出始莲和尚语气中似有责怪之意,赶忙解释。

“既然如此,那老衲便告辞了,”始莲和尚知道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希望他这一次可以帮到路清苑,也算是功德了。

送走始莲和尚后,贺明甫沉着脸回到房中,他看也不看还跪在地上的许落澹,一个人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重重的放下。

“郎君,现在你知道妾身所言非虚了吧?”路清苑知道贺明甫是真的生气了,适时的加一把火。

“郎君,是妾身一时猪油蒙了心,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妾身太爱郎君了阿。求郎君再给妾身一次机会,原谅妾身吧。”许落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狡辩,只好瞬间变脸想要装无辜可怜。

“你犯下如此大错,让我如何饶你?”贺明甫虽然生气,但看到许落澹如此模样语气已经软了几分。

“郎情似酒热,妾意如丝柔。郎君可还记得这诗?那年妾身初见郎君,郎君便送了这诗给妾身。如果妾一如丝柔,郎情却不似酒热了……”许落澹说着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一旁的路清苑看到许落澹这个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一个郎情妾意,这两人当自己是已经死了吗?

“罢了罢了,之前让你在佛堂修行三月看来还不足以让你静心,你便在佛堂修行一年好好静思己过吧。”看着许落澹的模样,贺明甫想起了裴楠。那是裴楠生前最爱的诗,当年他初见许落澹,便想起了这首诗。

“谢郎君原谅妾身,妾身一定痛改前非,绝不再犯。”许落澹知道自己的招数有效,虽依旧带着眼泪,却在下拜时冲着路清苑不着痕迹的勾起唇角。

“可是郎君,姐姐还没有原谅妾身……”许落澹突然转向路清苑,故意楚楚可怜的对贺明甫说道。

“妹妹这是哪的话,既然郎君都已经惩罚过了,姐姐自然没有意见的。”路清苑冷冷的笑了一下答道。

“那妾身谢谢姐姐了。”许落澹弱柳扶风的站了起来,却没有半点要谢路清苑的意思。

许落澹的一系列动作路清苑都看在眼里,她早就猜到贺明甫不可能真的对许落澹狠心责罚,她也不急于这一时,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许落澹为过去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这一次事后,许落澹被关入佛堂,贺明甫常常将自己关在书房中闭门不出。而路清苑也乐得清闲,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照顾叶恒身上。渐渐的,叶恒在路清苑的悉心照顾下慢慢有了好转,可就在这时,远山行色匆匆的进屋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夫人,不好了夫人!”路清苑正用蘸取过冰水的布巾为叶恒小心擦拭着额头,远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屋也没有行礼就来到路清苑身边。

“远山,什么事让你这么不冷静,不要吵着原儿休息了。”路清苑皱了皱眉,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远山如此焦急的样子。

“佛堂那边传来消息,许,许姨娘有喜了!”远山顾不得那么多,急忙上前附在路清苑耳边将刚刚得知的消息告诉路清苑。

啪,路清苑手中的布巾掉在了地上,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许落澹竟然怀孕了,上一次没有将她扳倒,没想到这么快她就有了翻身的机会。

冠生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