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小娇妻叶若瑶秦奕|司酒

来源:2020-09-13 18:00:42

主角是叶若瑶秦奕的小说名叫《》,是司酒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洗手间的后面有一间配电室,我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特别留意过。但配电室的窗户可比洗手间的要高得多,也不大,我肯定爬不进去,只能从窗户伸手进去,碰到离窗户最近的一排开关。

内容精选:

叶老虎正和他们说话,看了我一眼,见我脸色酡红,确实像是醉了,又看看角落里和乌鸦他们喝成一团的苏暮凡,果断地吩咐身后的章姐:“你带她去。”

章姐上前来扶着我,我一副晕乎乎的样子,半靠在她身上,让她扶着我离开了大厅。

到了洗手间里,章姐把门带上,我收起醉醺醺的样子,站直了身子,拿出事先藏在洗手间台子底下的一根短木棍,看了好半天,有点不敢下手。

“你倒是赶紧的啊!”章姐着急,压低了声音催促我。见我犹豫着下不了手,她一把从我手里抢过木棍,啪的用力往自己脑门上一敲,血就从她额头上流下来了。我看呆了,她若无其事地把木棍往地上一扔,朝着窗户努努嘴:“该狠的时候就得狠一点,别到时候后悔,快走!”

我醒悟过来,连忙三下两下把高跟鞋踢掉,然后从洗手间的窗户爬了出去。跳出去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章姐一眼,她朝我微微点了点头,这才翻了个白眼,身子一歪,倒在了洗手间的地板上。

洗手间的后面有一间配电室,我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特别留意过。但配电室的窗户可比洗手间的要高得多,也不大,我肯定爬不进去,只能从窗户伸手进去,碰到离窗户最近的一排开关。

那一排开关控制的是停车场的灯,但是酒吧设了应急系统,一旦断电,两分钟之内会自动启动应急系统,重新恢复供电。

而没有乌鸦他们在外面时时刻刻地巡逻的话,他们应该不会第一时间察觉停车场断电了。

也就是说,配电室后面到混入豹三爷的车上,我只有两分钟的时间。

我隐藏在配电室后窗户下面的阴影里,心跳得厉害,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喝酒,还是因为紧张的缘故。

我按一按狂跳的心,然后踮起脚,从配电室的窗口伸手进去,啪的一下按掉了停车场的电闸。

我事先已经打听过,豹三爷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个头很大。我赤着脚,无声无息地迅速沿着窗户底下溜到了停车场。

今天的宴会规模不小,停车场停了很多车子,我躲在车子之间,谨慎而飞快地寻找那辆黑色路虎。

我运气不错,那辆路虎就停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此时停车场里一片漆黑,只见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人正打开后备箱,往里面塞什么东西。也许是因为突然断电,那人低声骂了一句,开始东张西望,大概是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断电的时候人的眼睛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黑暗,而且后备箱开着,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捂着嘴,手里捏着一枚小石子,偷偷地往旁边的一辆车上扔过去。

石子落地的时候惊动了他,他转过身向后去察看。抓住这个时机,我迅速溜过去,悄无声息地翻进了后备箱里。

我体型纤瘦,而且学过舞蹈,这是天然的优势。我曾经设想过很多种可能,包括这个翻进后备箱的姿势,还有趁着车门打开的时候抹黑溜进去躲到座位底下的姿势,我在房间里不知道偷偷练习过多少次,已经纯熟得毫无意外。

我缩起身子,把自己隐藏在后备箱的几个大袋子后面,躲在阴影里。这时他张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伸手关上了后备箱。

大约过了几十秒,停车场的应急供电启动,又恢复了光线。这时我听见有脚步声,好几个人朝着这边走过来,然后刚才那人打开了车门,迎了什么人上车,然后车子便发动了。

我听见同时发动的还有其他几辆车,不知是什么人的。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这辆车能带我顺利离开安县!

我忐忑地捂着胸口,生怕自己紧张的呼吸声被他们听见。好在车上的人并没有发现我,一路疾驰,而且开始播放起了音乐。

第一次喝酒,加上车子的颠簸,后备箱里蜷缩的姿势并不舒服,我的酒意开始上涌,头越来越重。

天色已晚,大概是这个时间路况是很顺畅的,车好像开得很快,一路绿灯。虽然看不见外面,但是一想到离“芭比士多”越来越远,我的心就慢慢地放下来。

我有些撑不住沉重的眼皮了,不知不觉便在后备箱里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在一个房间里,我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就是我又被送回了“芭比士多”,叶老虎一定会弄死我吧?

但是当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屋里的光线,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我自己的房间。从前在房间的布置上叶老虎尊重我的意愿,我的窗帘是天蓝色带史努比图案的,屋里的摆设满满的都是少女心。

但这里不是。雪白的被子,雪白的墙壁,黑色的丝绒窗帘半开半掩,家具是清一色的黑胡桃木色,好像屋里根本就找不到除了黑色和白色以外的第三种颜色,整体布置看起来很雅致,但也很压抑。

我甚至可以勉强判断出来,这里不是叶老虎的地盘,因为这里所有的布置都不是他平素喜欢的那种浮夸风格。

我眯了眯眼睛,看清窗前还站着一个男人,是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就站在黑色的窗帘旁边,不仔细看几乎都注意不到他。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确定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从他站着凝视窗外随意的姿态可以看出,这里应该是他家里,或者至少也是他的一个住处,他应该是这里的主人。

但是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个男人家里?

我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我记得我是上了豹三爷的车,然后呢?我想不起来然后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个男人才是豹三爷?

豹三爷这名号听起来至少应该是个中年人才对,他显然还很年轻,看背影应该还不到三十岁。

直觉告诉我,这人并不是豹三爷。

那么他又是谁,我怎么会出现在他家?

我正在猜疑不定的时候,那男人忽然转过身来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那男人走到我的床边,用一种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不冷不热地说道:“醒了就醒了,别装了!”


晨阳涂料 http://wap.chenyang.com/index.html
冠生资讯网